雨罢蘋风

谁羡骖鸾,人在舟中便是仙。

cp是阿远

叶受纯食 全职叶唯 叶神only

【邱叶】渎神

◈百日叶受day82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比乔叶那篇还变态,不接受勿入

—以下正文—

作为一个被神明青睐的信徒,邱非是幸运的。

他是他们这一代信徒中的佼佼者,天赋和实力都出类拔萃,又有神的悉心教导,几乎受到所有信徒的倾慕。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离神最近的信徒。

但他不是。

至少他认为,他不是。

他日复一日自教堂门口经过,仰望那高耸的神像。

神是平易近人的,但又令他觉得淡漠疏离,高不可攀。

而不知从何日开始,他的目光,由仰望变成了渴望。

他看向神的目光愈发炽热,将神的模样印在眼底,烙在心底。

他曾不止一次在梦中与神行鱼水之欢,梦中的神褪去了平日的淡然与冷清,被他的火焰染上色彩。

醒来后,身下的被褥被污秽打湿了一片。

他曾因此纠结,因此懊恼,他认为这是对神明的亵渎。

但他放不下。

叶修,他的神明,是如此美好,亦如此诱人。

他只好将这份渴望,悄悄藏在心底。

直到有一天,神明悄然离去,自此后数年,渺无音讯。

他疯了一般四处搜寻神的踪迹,哪怕只言片语,却一无所获。

难道是神知道了他的心思,因而对他心生厌恶?

他在惴惴不安中熬过了一日又一日,终于,他又一次见到了他的神明。

正如神明离开时的突然,神的回归也毫无预兆。

神经仍是那副清隽淡然的模样,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一别经年,不过是他大梦一场。

他询问神为何离开,神只是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说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罢了。

是那样云淡风轻,不甚在意。

他于神而言,大约真的无足轻重。

他愈发惶恐,总觉得下一刻,神明就会如当年那般,悄无声息的离开。

而在此之后的一天,神明比往日来教导他的时间来得晚了些。

仅仅一个小时,却令他抓狂。

恐惧如潮水般漫了上来,将他淹没。

他近乎窒息。

似乎是有火点燃了引线,那份深埋已久的情感彻底爆炸。

神对他,向来毫无防备。

神被他下了药,已然沉沉睡去。

他伸出手,在那恬静平和的面容上细细描摹。

眉、眼、鼻,最后停留在那肖想已久的唇上。

他俯身吻下去,没有急于攻城略地,浅尝辄止。

然后是耳垂,脖颈,锁骨……

留下一串痕迹。

烙下印记,你就是我的了。

我的老师,我的神明。

我的叶修。

—fin—

非常短,非常有病,非常脑残,非常ooc。

今天还有一篇,我写给自己的生贺。

以及这篇如果被屏了麻烦告诉我一声😂

评论 ( 13 )
热度 ( 290 )

© 雨罢蘋风 | Powered by LOFTER